《天唐锦绣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房少保!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  古往今来,少年高官数之不尽,甘罗十二拜相,比房俊牛的多,但那只是见诸于史书典籍之上,且不过也只是一次出使赵国所赋予之临时身份,并无实权,岂能与眼下之房俊相比?

  若房俊当真能够被赐予“参预朝政”,大家便是亲眼目睹一位“妖孽”之诞生,岂能不感到惊诧呢?

  李二陛下微微沉默,良久,才看向李绩,问道:“英国公以为如何?”

  李绩心中暗忖:您是皇帝啊,乾纲独断就好了,何必事事都要征询我这个尚书左仆射的意见?我虽然是宰辅之首,可到底也是您的臣子,自然一切谨遵令谕,您主张的那些所谓“权力分与政事堂”的国策,对于那些野心勃勃权力欲望极强的人来说是好事,可是对于我这个“自甘堕落”的咸鱼,完全没用处啊……

  不过身为宰辅之首,皇帝已然问询,自然要尽职尽责才行,故而沉思片刻,说道:“房驸马允文允武,惊才绝艳,兵部尚书之职位的确可以胜任,放眼朝堂,亦再无人可比他更合适。只不过毕竟年轻,资历不足性格未稳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职衔不可轻授,参预朝政倒是无妨。”

  这是很中肯的意见。

  房俊之才华有目共睹,即便是朝中与他最不对路之人,亦不能昧着良心从能力上有所质疑。

  但是哪怕房俊再好,毕竟陛下先前有压制之意图,李绩岂能赞同房俊一步登天,直接成为宰辅呢?

  李二陛下沉吟未决。

  他自然欣赏房俊之能力,也相信房俊之忠诚,但是正如李绩所言,毕竟年岁太轻、心性未稳,骤然之间便荣登宰辅之位,缺少了沉稳历练的阅历,恐怕难以遏制其张狂之本性。

  少年显贵,固然意气风发、壮志凌云,能够在史书之上流传一段佳话,但是说到底还是欠缺了那份逆境之中磨砺出来的沉稳心性,一旦往后的仕途之上遭受挫折,极易导致心态崩裂,做出一些不可弥补之错误选择。

  这一点,李二陛下的确是为了房俊着想。

  再一个,他之所以一直不愿意将房俊擢升至高位,就是在避免“封无可封、赏无可赏”之尴尬境地。

  这小子能折腾、有能力,偷偷摸摸的率军兵出白道直插漠北,就能上演一出封狼居胥、勒石燕然、覆亡薛延陀的旷世功勋,假以时日,使其在更高的位置上,谁只能还能折腾出什么惊世骇俗之事?

  “功高震主”,可没什么好下场。

  哪怕眼下太子视其为肱骨,推心置腹,但是一旦涉及到皇权稳固,李二陛下相信自己那个憨厚仁慈的长子照样能够狠下辣手……

  那不是他愿意看到了。

  一边是自己的骨肉传承,一边是自己最喜爱的女婿,到时候祸起萧墙手足相残,岂非是当年悲剧之重演?

  想到这里,他看了房俊一眼,狠了狠心,就想要驳回李道宗的谏言,继续压制房俊一段时日……

  只是未等他开口,岑文本已然出班,沉声道:“英国公之言,句句在理、字字详实。房驸马组建水师,纵横七海,扬大唐天威于域外,兵出白道,所向披靡,灭北胡蛮夷于刀下,赫赫功勋,青史之上万世美名,兵部尚书一职,当之无愧。”

  一直在朝堂之上争当小透明,极力避免卷入各方势力派系斗争的程咬金、尉迟恭等人亦齐齐出班,躬身道:“兵部尚书一职,房驸马当之无愧,还望陛下允准!”

  站在朝堂上耷拉着眼皮,看似在打盹儿的孔颖达这时候撩了撩眼皮,看了一眼一脸沉静、一言不发的房俊,心中暗骂:这个小狐狸,当真狡猾!此前自己还担心他未能把握这一次设立军机处的绝好时机,使得自己跻身于朝廷中枢大臣之列,原来人家早就做好了准备,联合了李道宗、李绩、岑文本这些人为他站台,自己倒是闲操心了……

  李二陛下看了看极力赞同房俊出任兵部尚书一职的岑文本、李道宗、程咬金、尉迟恭等人,再看了看肯定会表态支持的萧瑀,以及默不作声听之任之的长孙无忌,心中就明白,眼下的房俊早已成了气候,不是想打压就能压得住的。

  当然,身为皇帝,若是意态坚决的反驳李道宗的提请,无人敢抗旨不尊,但是那样一来,难免房俊心生怨气。

  一个惊才绝艳的年轻俊彦,功勋赫赫忠心耿耿,却始终不能跻身中枢之内,任谁也得心生怨气吧?

  李二陛下打压房俊的官职,是为了房俊好,绝对不想因此而使得君臣、翁婿之间出现嫌隙。

  看着面容淡然、云淡风轻的房俊,李二陛下心里叹了口气,我若是明日驾崩,今日就给你一个宰辅之位又能如何?甚至会迫不及待的将你捧上重臣之位,拥有可以左右朝堂之能量,以便辅佐太子,稳定朝纲。

  可我的身体状况虽然不甚理想,但活个三二十年完全没问题,依着你小子的能耐,现在就是六部尚书之一,那么二十年之后……还怎么封赏?

  难不成等到太子登基,为了你弄一个“异姓王”出来?

  恐怕那不是封赏你,而是害了你……

  不过眼下已然由不得他继续压制房俊了,只得说道:“既然众位爱卿一致推举房俊继任兵部尚书一职,朕自然从善如流。”

  深深看了房俊一眼,烛照万里的李二陛下自然知道整件事不会如此之巧合,陡然之间这么多的大臣都站出来力挺房俊,这小子背后的小动作怕是做了不少……

  “还望房爱卿能够砥砺前行、不忘初心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抬起头,吸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房爱卿文武全才,实乃当时不世出之人杰,朕欲以他担任东宫太子少保,众卿以为如何?”

  此言一出,大殿上又是一阵寂静。

  太子少保啊!

  皇帝这是明摆着将房俊塞进太子的班底,极力辅佐太子,日后太子登基之时,房俊就是朝中响当当的数一数二的重臣!

  不过大家都知道太子与房俊私交甚笃,对其更是宠信有加,无论有没有这个太子少保的职衔,也不可避免其成为太子日后看重的大臣……

  “陛下英明!”

  “房驸马当世人杰,该当此重任!”

  “陛下知人善任,英明神武!”

  ……

  花花轿子人人抬,既然谁都不能阻止将来太子重用房俊,那么此时在太子少保之人命上予以狙击又有何用?平白得罪人,还不一定阻止得了。

  况且,这小子可是个记仇的……

  房俊有些晕乎乎的。

  从谏言李二陛下设立军机处的时候开始,他就谋算着要更进一步,拿下兵部尚书这个职位。李二陛下所谓的打压在他看来纯粹就是浪费时间,出名要趁早,当官也要趁早,愈是早一步爬上高位,愈是能够凭借自己超越时代的见识给予大唐带来更多的帮助。

  若是甘于沉寂二十年……人的一生,又有几个二十年?

  自己是穿越来的,可不是长生不死的怪物……

  将兵部尚书的职位捞在手里,然后争取成为军机大臣,正是跻身进入大唐政权之中枢,拥有左右朝局之权力,这就是他的目标。

  但是这个劳什子的太子少保,却完全是意外……

  太师、太傅、太保,少师、少傅、少保,统称为“六傅”,都是东宫官职。太师教文,太傅教武,太保保护太子安全,合称“太子三少”或“东宫三少”,少师、少傅、少保分别是他们的副职。

  这是秦汉之时建立的官职,到了如今早已名存职异,只是一个荣誉称号。

  但是这可是一个实打实的名分,就如同长孙无忌的太傅一样,只要日后太子登基,即是一个大义名分,若吾不赦之大罪,便是升级为皇帝的太子亦难以动其分毫。

  否则就要背负一个欺师灭祖、不仁不义之骂名……

  对于房俊来说,这自然是意料之外的好事,名分虽然并无实权,但总归是一个约束,更是一个身份的象征。

  只不过对于这个官职的称呼,他觉得听上去就怪怪的,浑身不得劲儿,下意识的觉得当这个官的好像都不是好人。

  挺高大上的一个官职啊,到底是哪里不对?

  少保……房少保?

  娘咧!

  房俊脸一黑,顿时想起那个嚣张跋扈最终被干掉的“熬少保”……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